您的位置: 首頁 > 北服時訊 > 北服新聞

字號: A A A

  • 北服故事.校友談 | 楊紹文:感恩母校培養 心系母校發展
  • 2019-06-27
  • 來源:黨委宣傳部 離退休工作處
  • 作者:張曉晗 晉葉
  • 編輯:宋冰瀅 曹敬攀
  • 閱讀次數:
  •   【編者按】濃濃母校情,依依校友心。為迎接北京服裝學院建校60周年,黨委宣傳部與國內合作與校友工作處、離退休工作處聯合推出“北服故事·校友談”專欄,聽校友們(排名不分先后)分享他們與母校精彩而獨特的故事,以及畢業后的心路歷程。一代又一代北服人薪火相傳,踐行著“與美同行”的不懈追求。

     

      楊紹文,北京服裝學院原黨委副書記。曾獲北京優秀紀檢監察干部、北京市高校優秀德育工作者、北京奧運會殘奧會先進個人稱號。先后發表論文30余篇,主編合編書籍4部。從1965年進入北京化學纖維工學院學習,到2007年初從北京服裝學院退休,在北服學習工作了42年。回顧在北服度過的日子,他感恩母校的培養,心系母校的發展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見到楊紹文老師時,他精神矍鑠,談起在北服的往昔,他侃侃而談。他深情感嘆道:“在這42年里,我的每一步成長都離不開學校的培養,如果離開了學校的培養,離開了學校這個舞臺,我可能一事無成。”

     

    言傳身教 浸潤心靈

     

      憶起剛剛入校的日子,楊老師說道:“能考上培養新興工業人才的北京化纖工學院(現北京服裝學院)我心中無比興奮,同時暗下決心,珍惜時光,學好本領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  楊老師回憶起報到那天,抵達學校時已將近晚上12點。天空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,學校大門已閉,楊老師扛著行李從側門進入,一位身材魁梧、慈眉善目的中年男人從傳達室走出來,向他問明情況后,便拿過行李,帶著他走向宿舍。后來才得知,這位老師叫王俊明,是一位老八路,也是學校的后勤處處長。談起這位老師,楊老師抑制不住的是心中的溫暖和感動,他說道:“像這樣一位老八路、老處長給我扛行李,可以說是終生有幸,現在這個場景還歷歷在目。”

      這件事對楊老師影響深遠。在后來參加學校的迎新組織工作時,他總是先強調一句話:“一定要把學生放在心中,把服務好學生放到第一位。”楊老師談到,迎新時服務好學生,就會給學生留下好的第一印象,讓學生對學校有一個良好的認知,為他們一開始就熱愛學校,為學校爭光奠定感情基礎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在其后的學習過程中,楊老師對許多老師記憶猶新:熱心學生工作、舍小家顧大家的楊祖倫主任;工作認真細致、指引學生成長,春風化雨、潤物無聲的班主任唐妙珍老師;年輕朝氣、敬業奉獻、嚴謹治學的任課老師們……這些優秀的老師們讓他深深地明白了什么是教書與育人,怎樣才叫“將學生時刻放在心上”。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。老師們的言傳身教影響了楊老師一生。

     

    艱苦磨練,強化初心

     

      談起在江西的日子,楊老師說,雖然生活很艱苦,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得到了很大的鍛煉,艱苦磨煉也是一種財富。

      1969年11月底,因為備戰需要,學校搬遷到江西分宜。由于住房短缺,很多人只能住在竹子、毛氈搭建的簡易房內。那時江西的氣候冬季濕冷,夏季濕熱,進入四月后就大雨小雨下個不斷,蚊子、小咬、蜈蚣、蛇還時常出沒。簡易房根本沒辦法起到防寒防暑的保護作用。

      在插秧的忙季,楊老師他們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,每天忙碌在田間種水稻、挑大糞。勞累、饑餓交織,也得咬牙堅持。楊老師說道:“雖然又累又餓,皮膚也曬黑了,但是我們都感到每天過得很充實。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體驗到了農民生活的艱苦,既增進了對農民的感情,又磨煉了意質品質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  1970年8月,楊老師留校工作。當時他任一連司務長,負責大家的伙食。由于該縣城資源短缺,肉、蛋、豆腐都屬于稀有物資。為了保障老師們的營養需求,楊老師每天都會凌晨4點左右起床,到縣城唯一的銷售點排隊。而在去縣城的路上必須經過三個地方,淹死過人的大水壩、有動物出沒的林間小道,以及一個處決犯人的地方。楊老師談起那時的感受還記憶猶新:“如果是晴天有月亮,這日子還算幸運。如果天陰下雨,到處都是一片漆黑,我騎著自行車,一手扶著把,一手打著手電,走過泥濘不平的路。這些其實都不是問題,最大的問題就是心里恐懼。但到縣城后,排隊排到前頭,買到了蛋、肉和豆腐,那確實是一種勝利者的感覺。”他說,在這任職的兩個月中,他得到了很大的成長。一方面是能直接為老師們服務得到了滿足,另一方面就是學會了戰勝恐懼。

      到了1970年9月下旬,為了培養留校學生,學校決定將10位學生和4位老師送到江西宜春607 部隊鍛煉。到部隊不久,部隊就以“重走毛主席走過的道路”為主題進行千里拉練,先后走過江西、湖南的11個縣。每天他們都負重行軍,逢山開路,遇水架橋,到了晚上常常是露營野外。即使是冬季,冷得直哆嗦,為了不打擾老百姓,也堅持夜宿稻草場。常常是第二天大家的眉毛上都結了霜。他們開玩笑說:“昨天小兒郎,今天老人樣。”千里行軍,練出一雙鐵腳板,爬山過河無阻攔。行軍途中,每個人都腳底打泡,疼痛難忍,咬牙堅持。楊老師提到了三位同行的女同志:米國梅、黃乃平、徐秀云,他說:“這三位女同志很不簡單,再痛也不喊痛,再苦也不叫苦,為大家樹立了榜樣。”

      在拉練中他們還遇到了如何應對突襲的情景。在伸手不見五指、下雨不停的夜里,伴著手榴彈爆炸聲和機關槍的突突聲,作為新兵的他們,跌倒爬起,皮破血流,顧不得包扎,跟著隊伍一直向前沖。

      部隊拉練結束后,宜春城邊要建一座橋。挖橋墩沒有大型機械設備,部隊就是主力軍。冬天河水寒冷刺骨,楊老師他們跟著戰士們挽起褲腿跳到結冰的河水中作業。雖然腳腿刺骨疼痛,大家還是忍痛完成了任務。

      楊老師感嘆道:“部隊生活雖然艱苦,但每位戰士從不叫苦喊累,并充滿著樂觀主義精神,通過軍旅生活的洗禮,軍人精神深深地影響著我們。讓我們懂得了人民子弟兵的深刻內涵和良好作風,以及嚴守紀律的極端重要性。對于樹立人民至上觀念,養成知難而進、不怕艱辛和守紀團結的精神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”

     

    孜孜不倦,珍視機會

     

      從江西回到北京后,楊老師被分配到馬克思主義教研室成為一名哲學老師。染整專業出身的楊紹文老師,面對高校對教師質量的高要求如履薄冰。他意識到,唯有學習能解決這一問題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1978年,教育部在北師大舉辦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班,學校在得知消息后,立即安排楊紹文老師去學習。學習完成后,楊老師并沒有就此停下,而后又到北大和人大各學習了一年的中國哲學史和西方哲學史。

      回到學校后,教研室為了使教師們快速成長起來,讓老師們進行集體備課。課前老師們會針對章節的重點、疑點和難點進行研討。通過集體的力量解決教學中的疑難問題,在這個過程中楊紹文老師感到受益匪淺。

      1982年秋,教育部委托武漢華中工學院哲學所辦哲學班,由全國著名教授分別系統地講授自然哲學、科技史、“三論”、西方哲學流派等課程。學校決定安排楊老師前去學習。那時他的孩子還小,但得知學校安排后,他毅然離開北京奔赴武漢學習了兩年。楊老師得到了很大的提高,兩年的學習對他系統完整地掌握馬克思主義哲學有很大的幫助,為他從外行轉向內行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      回校后,楊老師又得到了恩師張羽的幫助。張羽老師是一位資深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專家,他的幫助使楊老師在教授馬克思主義哲學時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楊老師每當想起他都感念不已。

     

    汲取智慧 提升自我

     

      1985年秋,因工作需要,楊老師開始負責學生工作。1994年9月開始做校級工作。職務的變化帶來的是責任的變化。工作中楊老師堅持對己嚴、待人寬。他要求自己做事一定要有針對性和時效性。平時他為人謙和,在開展項目前一定會認真聽取師生的建議和意見。對于這些意見和建議楊老師會進行分析并合理采納建議。在這個過程中他深切地感受到個人力量是有限的,在汲取他人智慧的過程中自己也獲得了提升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楊老師感慨道:“當我回顧走過的道路,深深感受到要想成為一塊好鋼,就必須在一個好的熔爐中錘煉。北京服裝學院就是一個好的熔爐,是她教會我如何做人、學習、交往和做事。吃水不忘挖井人,滴水之恩,當涌泉相報。”

青海快3开奖号码